当前位置: 首页  >  工作动态 > 正文
新赛季屡创佳绩 中国体操“生于忧患”
发布时间:2018-04-03 信息来源 : 体操运动管理中心

2018年国际体联赛历自2月开启,如今已进行了世界杯赛三站单项和三站全能赛事,出于锻炼队伍积累经验、检验冬训成果和查找不足的目的,中国体操队全面参赛,在墨尔本、巴库、多哈三站单项赛累计取得9枚金牌,斯图加特站全能赛也获得1金,成绩斐然。

“多哈站,邹敬园的双杠比去年增加了0.2的难度,虽然发挥得还有瑕疵,但反映了冬训成果不错。墨尔本站,陈一乐第一次参加成年比赛,用了今年目前为止最高起评分的成套,很有锻炼价值。”国家体操队领队叶振南对几站世界杯赛中国队的亮点给予了肯定,但指出队伍更需要去发现问题。“我们必须看到有些金牌的含金量是不足的。因为上半年的世界杯赛还无关奥运资格,各国的重视程度不一,有些国外高手还没有出山,有些比赛对手比较弱。”

实际上,虽然中国队在几站世界杯赛拿的金牌不少,但对手的发挥同样不俗。“比利时的高低杠选手德维尔起评分达到6.4,编排也比较新颖,完成质量和观赏性都比较高,  在咱们中国队传统强项上出现这样的对手,必须引起重视。希腊的吊环奥运冠军埃莱夫塞里奥斯在巴库站表现出很高的竞技水平,难度有所提升,这些都给 我们敲响了警钟。 男子鞍马中国台北选手李智凯也有一套很有特点的成套,全部用托马斯来完成,虽然起评分没有我们高,但是扣分点少,也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下半年的亚运会、世锦赛才是“大考”,通过世界杯系列赛考察对手,同样是参赛的题中之意。                                                 

“我们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能沾沾自喜,重要的是通过比 赛查找不足。”展望亚运会和世锦赛的严峻形势,叶振南认为队伍需要拥有“生于忧患”的意识。“今年的亚运会,将是里约 奥运会后第一次中日男团交锋,日本队老队员内村航平、田中佑典、加藤凌平今年都参加了一些比赛,他们的年轻选手成长很快,野野村笙吾获得了伯明翰站男子全能金牌,亚运会上的中日对决势必精彩。”如果说男团中日之争是显而易见,那么女团之争的局面则更加复杂。“这次亚运会中国女队面临的挑战可能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日本选手村上茉爱在去年世锦赛上获得了自由操冠军,今年参加美国杯表现也很不俗。朝鲜也有两个年轻选手在她们的传统强项跳马、自由操上表现出一定实力。”近期女队主力队员毛艺、范忆琳、黎琪都出现了一定伤病,增加了队伍的备战难度。“缺少了王妍,我们本来的弱项跳马、自由操就更弱了。毛艺、范忆琳的伤病导致我们 选人捉襟见肘,所以必须抓好后面的训练,争取在人员配置上更好一些。”

高难度、高质量、高稳定是国家体操队现在追求的目标。“我们现在追求健康的‘三高’,不是肥胖的‘三高’。以前我们可能一味在高难度上做文章,比如里约奥运会时难度够高,但质量和稳定不足。其实三者缺一不可,才能体现竞争力。”叶振南说。

(转自中国体育报)

【打印】    【关闭】
×